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| 设为首页 | WAP | RSS
位置提示:主页 > 游戏 >
youjizz.com youjizz.com youjizz.com
北方热线
2014-12-01 10:43
来源:未知
责任编辑:系统抓取
【字号

?年龄越来越大,办事也越来越优柔寡断 ,一点干净利落劲都没有,根本不像年轻时做事那样简单、容易,甚至还没有开始做哩,就怕这怕那,怕做不好或做不来。比如,这次去西安看病,还没有开始走,就考虑下了高铁怎么办?又怎样上地铁?到哪个站下车?下了车又该怎么走?一连串的问题总在脑海里不断地回旋……甚至还事先打开电脑,寻找答案;根本不像年轻时那样,说走就走,到了再说;又如,才参加工作时去太原,到山西日报社去的。当时,我并不知道日报社在什么地方,可是,就愣头愣脑地去了。一到太原,才四处打听去山西日报的方向。走着问着,问着寻着,反正鼻子底下有嘴,错不了,也无所畏惧。再如,第一次去北戴河,根本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样子,就毫无顾虑地去了。去了,才七问八问,问到了“培训基地”。现在,年龄大了,资历深了,懂得多了,反而越顾虑重重了?

?
  正在七上八下时,大孙女王丹从北京打来电话,说她在网上给我和她爸订好了票,让我们到车站大厅去取一下。还讲了在车站大厅取票的具体办法。我怕忘记或遗露下什么,就找了一支中性笔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记录下来,生怕发生了什么错误。果然,按照孙女的交代,我们在售票大厅取回了车票。
?
  一会儿,王丹又来电话了,说是她联系上了她的同学,叫李兵泽,李兵泽答应在西安高铁站接我们。具体办法是,他先把小车放在钟楼,然后坐地铁到高铁出口接我们,接上我们后,再同坐地铁到钟楼,出站后,再开上他的小车把我们送到高新区的加利加酒店,那里距我看病的地方只有5分钟路程。王丹还告诉我,她已经把酒店订好了,一到就可以睡觉。
?
  就这样,我们让李兵泽接上站后,坐地铁,上地铁,乘小车,拐来拐去,折来折去,眼看就到晚上12点了,才冒雨走进了加利加酒店。
?
  躺在王丹为我们预订的房间里,我才深深体味到了有孙女的好处:是她,让我们顺顺当当到了西安;顺顺当当到了酒店;即使是在深夜里到西安的,也没有感到有一丝一毫地不方便。
?
  于是,我又想起了我身边的几个孙女:王碧爱做饭,只要我和她奶想吃煎饼,她就立即拿来电饼档,把小茴香调进面糊中,不顾天气的炎热便摊将起来;毕容在亿世家当营业员,发现我们需要什么,什么便宜,就将什么买回来。一次,我们正在午休,一阵敲门声后,她送来了一件“淋菜蓝”。她奶一愣:“要那作啥?”她说:“淘菜后用来淋菜。今日特价,我就给咱们几家一家买了一个。”王菲是最小的孙女,长年住在学校。一听到我生病消息,就坐立不安,非要让她妈把她接回家看我不可。见了也是问侯几句,就是这几句问侯,问得我心里就像慰斗慰过的一样。还有王丹,第一个月在北京领到工资后,适逢八月十五,她就给她妈打电话,说,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去了。可能你的商店很忙,但不管你的商店多忙,我都先要到我奶那头去看看我奶。果然。她赶晚上八、九点钟回来了,先到的我处,给了我和她奶一人二百元,让我们随便买着吃,我们不要,她却说:“这是作孙女的一点心意,平生第一次,你们就拿着吧!”回来时,她还掏200多元钱买了一盒“稻花香月饼”,让我们品味。
闲读杨万里的小诗:“篱落疏疏一径深,树头花落未成阴。 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。” 体会到一种来自心灵的闲暇,春天的田园,稀疏的篱笆,奔走的儿童,那花仿佛开在心里,那纯真仿佛就是自己,一切都生机勃勃,春意盎然。
?
  辛弃疾的《清平乐?村居》:“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。 醉里吴音相媚好,白发谁家翁媪。 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, 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”自然 清新,贴近生活,得自然之道。闲居乡下,融入自然,醉卧桃源,一家老少其乐融融,当是人生一大快事,剥莲,锄豆,编织鸡笼,做一个孩子也好,一辈子,不老。只有拥有一颗不老的童心,才能在这喧嚣的红尘觅得一方净土,用来安放灵魂。
?
  在古诗里,撑小艇,采白莲,江南的夏,总是那么浪漫。鸟儿高飞,孤云独自闲,相看两不厌的,除了敬亭山,还有谁呢?也想如幽兰一般,长在深山幽涧,开在悬崖之上,独享这一份世外的清静。花开花落,不为人赞。云起云落,不为人留。这样挺好。
?
  总想寻找古诗词里的意境,闲来无事,喜欢独自寻幽。喜欢在这个暖冬,寻找桂花的香味,寻找错季的梨花,寻找自在的鸟鸣。在低矮的农舍旁看青青的菜畦,稀疏的篱笆,听啁啾的虫鸣,断续的狗吠,鸡鸭的欢歌。凤尾森森的竹影,袅袅升起的炊烟,灶膛里焚烧木头的香味,总让心灵宁静。城中有村,城中还有原始的田园,对于我来是一种奢侈,我喜欢逗留在林荫深处,寻求这种亘古的宁静和祥和。
?
  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”此诗即是禅境了,空无一人的山野,芙蓉自开自落,这些花,仿佛就在我心中,美丽着,妖娆着,而又清静无染。其实闹市里的木芙蓉,也是寂寞的,隔壁小区里的白色和粉红色的芙蓉,花开花谢反复几次了,并没有几个人来赏花。而周围的几家酒馆,则喧嚣得不得了,可见并不是人人都爱花的,也不是个个都有这份闲情,有这中雅兴,还有这样美丽清静的灵魂的
频道精选
网站简介 | 网站律师 | 本网诚聘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投稿
Copyright 2006-2008 北方热线 www.bfrxw.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打击一切抵触国家法律不良信息